东方匠心|千窑古都沈家窑的末代窑工
“嘉善大钻大锯子,
干窑大包子,
乡下旋旋子···”
沈家窑
在嘉善干窑镇的沈家窑里,
即使冬天也有50多度,
此刻更是如同火炉。
窑工们猛灌一口凉水,
想也没想地闷头钻了进去。
干窑镇曾以生产皇宫专用的“京砖”闻名于世,史称“千窑之镇”。如今,大多窑墩已熄火,只有200多年历史的沈家窑还冒着烟。
这一支由30多名窑工组成的队伍,
成了“千窑瓦都的末代窑工”。
北京故宫太和殿,
地面4718块地砖,
油润如玉、光洁似镜。
走在上面不滑不涩,叮叮脆若金石之声。
“一两黄金一块砖”,
这些“金砖”并非金子所制,
而是出自干窑镇,
由嘉善特有的泥土烧制而成。

一块“金砖”,
从取土到完工,
通常需要8个月之久。

盘窑、烧窑、出窑、装窑···
繁杂的制作工序,
要求每个工种都要,
责任明确,各司其职。
盘窑工负责建砖窑。
一只砖窑,不用钢筋水泥,
完全凭师傅手感,
用泥土把50000余块砖,
一块一块堆成一座无梁窑堡。
解放前,
嘉善全县也只有五六十人,
掌握此项技艺,
如今更是难觅。
一束阳光,
从窑脐射入窑内。
在移动的光束中,
窑工们早早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装窑,
必须由技术熟练的装窑师傅完成。
装窑装得好不好,
将直接影响窑货烧制的质量,
装一窑砖坯一般需要装窑工14人。
烧窑工专司烧制。
装好的砖坯,
需要十多天的烧制,
才能变成特有的水墨色。
即使是在三伏天,
工人们也要每天24小时,
不间断地烧窑。
烧制完成的“金砖”,
得依靠人力,
一块一块从窑洞里搬出。

凌晨三点,
趁着后半夜和上午略凉快,
出窑工们便赶紧忙活起来。
窑体余温还未退却,
炙热的砖块和居高不下的气温,
把古窑礅密封成一个蒸笼。
六七十度的高温,
逼得窑工们汗流浃背。

汗水怎么擦都擦不尽,
厚厚的窑灰落在窑工的身上、脸上,
混着汗水变成浑浊的泥浆,
一天下来,一个个都成了泥人。
再热再累,
出窑的活不能间断。
窑工们只能在换班的几分钟里,
抓紧时间吃饭、休息。
历来女子不可入窑。
男工们在窑炉内作业,
负责把烧好的砖瓦运出窑。
女工们只能守在窑口充当搬窑工。
一块普通的“金砖”,
足足25斤重。
女窑工将粗麻绳扎紧裹于腰间,
将砖抵于一角以分担重量。
一窑“金砖”,
大概有8000多块,
出一窑“金砖”,
要连续劳作10个小时以上。
当年的姑娘,
在窑口与场院的往返中慢慢变老,
在炙热的窑墩里耗尽了青春。
沈刚是沈家窑的第六代掌门人,
他接触烧窑已有15年,
但父亲还是放心不下。
70多岁的沈步云,
会盯着火势大小,
控制空气流量,
就像几十年前父亲教自己的那样。
各地仿古建筑的兴建,
让京砖重新走俏,
沉寂了几十年的古窑,
重生之火星星复燃。
沈刚和父亲却依旧开心不起来:
现在的窑工大都已经六七十岁,
没有一直年青的窑工队伍,
沈家窑如何才能重生?
古旧的窑墩,污浊的空气,
飘散的粉尘,弥漫的高温,
长时间高强度的劳作···
没有年轻人愿意在窑墩里过一生。
他们更愿意搭上火车,
去二十多分钟路程外的上海,
好像只有那里,
才配得上他们的未来。
沈家窑的老窑工们,
随时都会像老窑墩一样,
熄火、塌陷···
他们和沈家窑都在等待,
等待一个属于他们的明天。
窑文化   窑业的发展    沈家窑    供应产品    新闻中心    客户留言    地理位置   
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“活遗址”窑墩    厂址:嘉善干窑治本村窑洪公路与窑兴西路叉口向南100米乌桥头135号
嘉善县干窑沈家窑园林古建筑材料厂    厂电:0573-84611769    传真:0573-84617117    电子邮箱:zj-shiden@126.com